中国著名画家史料

历史文献

            北平市美术会成立始末

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的成立  1946年3月25日,为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明令规定的美术节。北平市美术界人士为扩大庆祝这第一届佳节,已经积极筹备多日。庆祝当天,故宫博物院开放,各美术院校及大学美术系均放假一日,北平临时区大学临时第八班(即前国立北平艺专)并单独举行美术展览会。庆祝活动的重头戏是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于上午十时假中山公园来今雨轩开成立大会,出席各机关代表及美术界人士二百余人,以下是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中该会全体会员名录,共计199人。据当时报道中称会员人数已达三百余人,我们还是应以一手材料为准。无论如何,该会为北平市最大之美术团体,囊括了当时重要的社团如中国画学研究会、湖社、四友画社、雪庐画社等及美术院校如辅仁大学美术系、京华美术学院等教员和社会上知名画家,成为研究近现代北平美术发展史和画家个案研究中重要的文献资料   张伯驹丁云樵、王雪涛陆鸿年、李辰冬、晏少翔、秦仲文、李智超、溥心齐白石王青芳、赵梦朱、詹树义田世光、吴幼荪、吴镜汀、陈缘督、王静远、张其翼、黄均、陆和九、季观之、吴光宇、李旭英、马伯逸、于非厂唐怡、朱友麟、孙诵昭、王慕樵、宋君方、陈万宜、曾一橹、卜孝怀、惠均、王蓝、陈隽甫、李衡伯、唐嗣尧赵洪怡、门荣华、吴咏香、周鸿钰、赵霖、张剑锷、徐振鹏郑宗釜、张兰龄、徐沛贞、李国玺、孙闻青、张印泉、刘光华、李鸿林、张卓人、高立芳、宋泊、刘式敏、刘实之、杨鹤汀、金禹民、温庭宽、童既明、孙家瑞、曹尔箴、许智芳、钱立、刘君衡、张正雍、周霜,刘克让、萧克中、张庭、赵纹、赵师惠、赵师庄、张庭、赵纹、赵师惠、赵师庄、郝文华、吴熙曾、罗星潭、白立人、俞致贞、王慧兰、潘素、王家骏、周思棣、于纪梦、李戏鱼、雷健侬、王化厂、宋汉升、霍右村、佟俏云、李珉、王仁山、陈临齐、杨妙湖、常斌乡、殷惠君、李达之、张万理、张子成、徐燕孙、朱绍、王世襄、郭麟阁魏资重、陈半丁、史怡公、王心竟、李鸣远、张庆楼、于纪梦、董义方、曹承沛谢谈宾、钟鸿毅、白秀生、王西成、陈岐、刘葆筠、沈泰、周时青、王肃远、李志鹤、马福祥、李树人、曹昭、佟若兰、徐宣明、程枕霞、盛伯洲、邵晓琴、王忠一、李一萍杨士林、白云生、吴兰第、刘仁燕、唐鸿、续永康、梁树年、朱子纯、陶一清、高仪、刘恩涵、张元珍、杨淑贞、俞致赓、刘瑞清、梅相鸾、安云卿、王仲华、王淑华、李桂生、王如珍、宁丽南、蒋北海、王慎生、溥松窗、郭效儒、邓锐仓、黄华、杨秀贞、张尚文、幺其琴、佟育智、黄侬忠、丁绍毓、樊尔华、李白珩、黄潇黄瑞龙、周汝谦、马起瓯、刘枕清、邱大阜、陈广林、刘芳宣、克琴、吴瑞琳、孙念坤、杨文富、甄秉恕、许秀清、郭尔纯、王棣华、周锦惠、尹达信、傅俊英、高朝德、张树德、吴志良、王羽仪、郑[邓]以蛰.


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成立始末


中华全国北平美术会
1946年3月25日,为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明令规定的美术节。北平市美术界人士为扩大庆祝这第一届佳节,已经积极筹备多日。庆祝当天,故宫博物院开放,各美术院校及大学美术系均放假一日,北平临时区大学临时第八班(即前国立北平艺专)并单独举行美术展览会。庆祝活动的重头戏是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于上午十时假中山公园来今雨轩开成立大会,出席各机关代表及美术界人士二百余人,首由主席团张伯驹、邓以蛰、李辰冬、丁云樵、溥雪斋报告庆祝美术节意义及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筹备经过,继由于纪梦、温崇信、英千里、赵伯陶诸氏相继致辞后讨论会章、选举理监事,确定了“本会以联络美术家感情,集合美术界力量,研究美术教育,推进美术运动,致力建国工作为宗旨”,以“保存发扬吾国固有之美术”为己任,实现“培养民族道德转移社会风气;发挥真正民主精神,增高国家观念;保存北平历史庄严国际观瞻”之使命,其重要任务五项为:美术教育研究、美术运动推进、美术教育与美术运动配合建国工作之规划与策动、美术品征集与展览及美术家联络与互助。
中午由社会局温崇信局长招待出席大会各机关代表及全体会员午餐。下午二时美术展览假公园董事会开幕,并连续举行三日。中央摄影场拍制了新闻片,《华北日报》出版了“美术节特刊”,刊登邓以蛰《美术的生命与使命》、秦仲文《美术节漫话》及《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成立大会宣言》,还附有陆鸿年作《庆祝美术节声中之北平美术界总动员》漫画一幅。晚七时,邓以蛰等人又在广播电台进行有关美术之演讲。27日晚昆曲社假建国东堂招待全体会员观剧,庆祝活动可谓是丰富多彩。
既然是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则需在此将本会沿革作一介绍:
“中华全国美术会”,是国民政府组织的美术团体。该会最初定名为中国美术会,由王祺、高希舜、李毅士、张道藩、潘玉良等五十三人共同发起组织,宗旨为:“以联络美术界感情,团结美术界力量,为谋学术上之磋砺,及美术上之进展”。1933年11月12日在南京成立,张道藩任理事长,王祺任总干事,徐悲鸿等人任理事。早期会员多集中在上海、南京等地,北平会员仅有王悦之、王青芳和程枕霞数人。至1947年会员总数已达348人。抗日战争爆发后,该会迁至重庆,1940年5月更名“中华全国美术会”。战前曾创办《中国美术会季刊》四期,刊登美术理论研究文章和会员的美术作品,王青芳、徐悲鸿等人的作品都曾见刊。抗战胜利后,北方美术建设工作急待推进,故而依照总会意图成立北平分会。
30日,在来今雨轩召开的第一次全体理监事联席会上,即席推选出邓以蜇为理事长,丁云樵、张伯驹为副理事长,理事邓以蛰、丁云樵、张伯驹、陆鸿年、李智超、秦仲文、晏少翔、詹树义、溥雪斋、王青芳、王雪涛、溥心畬、赵梦朱、齐白石、田世光、詹树义、吴幻荪、李辰冬、陈缘督、吴镜汀、陆和九、王静远、张其翼、黄均、季观之、吴光宇、惠均、李旭英、寿鑈、马伯逸、于非厂、唐怡等三十人,监事孙诵昭、王慕樵、宋君方、陈万宜、曾一橹、卜孝怀、王蓝、吴咏香、陈隽甫、李衡伯、唐嗣尧、赵洪怡、潘素、门荣华、徐沛贞等十五人。该会此时登记会员二百名,计划每年举行会员作品展览二次。
该会最初觅定内一区八面槽七十四号(临时),后又定在椿树胡同二号为会址(即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平津特派员办事处),从二者地理位置的坐标交叉点来分析,当在今东城区灯市西口南侧内,毗邻天主教堂俗称东堂处。抗战胜利后一度又被称为“建国东堂”,曾为该会及北平临时大学补习班第八班经常举办活动的场所。这是一幢仿文艺复兴时期罗马式建筑,原属葡萄牙耶稣教会,始建于清顺治十二年(1655),为北京城内的第二座天主教堂,正面是一座穹窿顶的塔楼,整座教堂用灰砖砌成,正立面基座类似须弥座,用白石雕刻而成,堂内曾陈放多幅郎世宁绘制的圣像。后叠经天灾人祸,屡次重建,现今所有为光绪三十年(1904)法国人用“庚子赔款”中的钱重建的。南侧曾有惠我小学,即王府井小学前身,是否为教会开办不得而知,至20世纪末,迁校拆墙,使之成为王府井大街一道靓丽建筑风景。
首任理事长邓以蜇(1892-1973)字叔存,安徽怀宁人,清代著名书法家邓石如五世孙。早年东渡日本学习日语,1917年赴美国留学,入哥伦比亚大学专攻哲学、美学。1923年秋回国后,任教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讲授美学、美术史课程。自1929年起,除抗战时期外,一直在清华大学哲学系任教授。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到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授。主要著作为《艺术家的难关》、《画理探微》、《六法通论》等。其对中国古代书画研究著述,通几研微,深入幽玄,从史料和理论上阐发中国书画的内在精神和形式特征,具有极高价值,已被收录到《邓以蜇全集》内(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1998年)。是集出版后,笔者承责编许振轩先生签赠纪念,并以留意佚文,以备他日修订增补为托,故铭记于心,时有所获,本文所示二篇即在其中。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教育部接收北平教育机构,特设北平临时区大学补习班,由陈雪屏负责。伪北京艺专被编为补习班第八分班,以邓以蜇为主任,教学开展采取了按系班级分别开课教授,并组织郊外旅行写生、参加社会征集作品、举办专门成绩画展等方式配合教学,此外还组织学术讲座,由蒋介石亲发手令:“收复区临时大学补习班学生毕业证书问题,亟须妥为解决。领得临时大学毕业证明书者,应准参加国立大学相当系级毕业考试。”其证书称为临时大学毕业证明书,由教育部部长朱家骅署名,加盖教育部印,以此作为安抚沦陷区学生继续升学及就业之资,但随之采取对教育界的甄审措施,引发了各校师生的抵触情绪,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好在临时第八班学生除去已经毕业者外,旋即转入复校后的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继续学业,其校长为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先生。
由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更名为北平市美术会
既然是组织团体,依照国民政府制定的相关规定则应照章呈请有关部门审核登记立案。即便是你社会局长亲自出席成立大会并还曾出面设宴招待各会员,那段慷慨激扬的演讲稿事后见诸于白纸黑字的报纸上,这样的即成事实在审核登记程序上也说明不了什么!哪里管你是否人员已经就职、会务已经开展的事实存在,也须照章办事,毫不含糊。
在1946年6月4日社会局收到该会《呈为本会业经成立谨检同本会会章程即理监事名单呈请鉴核备案》呈文后,经第十次民运会讨论决议时,偏偏生出一段小插曲:在“审核意见”一栏中出现了“卷查该总会在社会所直辖团体一览内业经备案,惟据查该分会虽称由总会理事长张道藩指示成立,究未能提出证明文件,似应函询该总会复核办,拟提民运会报。”这“系总会理事长张道藩来平时允为成立之说”的“虽称”出于该会秘书周鸿钰之口,但口说无凭,要拿出实际的证据来。
证据是确凿的,只是这当中有着因时间差产生的先斩后奏意味。
抗战胜利后,张道藩呈国民党中央核准,作文化接收、文化复员的工作,第一步便是派出五名文化运动委员会特派员往各地做接收工作;平津特派员李辰冬,南京特派员赵友培,上海特派员虞文,武汉特派员张铁君,广州特派员陈逸云。至于他的亲抵北平日期为1946年6月中旬。身衔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中华全国美术会理事长职务的张道藩,是代表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赴沈阳巡视后转赴北平考察文化建设情况的,北平市文化界在稷园举行欢迎会,张氏致词指示今后努力方向,随后又在电台播讲沈阳长春北平观感,称建设国家要把握住东北,北平文化建设前途无量云云。停留一周内,张氏曾走访耆宿名流、慰问沦陷期间忠贞人士齐如山、王桐龄、董洗凡、牟廷芳、沈兼士等,还特意前往寄萍堂访谒齐白石,并萌发拜师之念。回到南京后,即以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中华全国美术会的名义,邀请齐白石和皇族画家溥心畬先生赴京沪举办画展,以便扩大影响,为国际文化交流做些基础工作。
也就是留平期间,北平分会正在进行呈请备案受到质疑时,却得到了张道藩的首肯和支持,原因很简单:集合美术力量,推进北方文化建设,设置地方组织,正是总会目前的发展方向,焉能不予认可?只是在形式上可以变通一下,做到于情合法。于是乎,当一通查核情形是否属实的公函投到了南京中华全国美术会时,立即得到“查本会张理事长道藩赴平时曾予允许成立是属确情”内容的手书复函,信的写作时间为“卅五年九月廿二日”,左下方落有张道藩的签字、名章及钤有“中华全国美术会”公章。北平分会在张道藩的介入下顺利完成了登记备案。
对于张道藩其人的评价,大陆与台湾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相当一段时期里,前者采取封杀和贬低的手段,以“文化政客”“反动文人”相视,回避其利用自己政治上的便利,组织国民党文化艺术团体,尤其抗战时期筹备文艺界、美术界、戏剧界抗敌协会,努力于文化抗战;争取政府资金救助文化人;组织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古物迁移行动,以及战后文物追索、文化复员和建设等人生中最无争论的亮点,而是更多地渲染那场民国史上沸沸扬扬的婚外恋情,以所谓婚姻道德不仁不义而将其置于离经叛道、人格低下之敌对立场上,即或曾经共事的友朋,也会在各种政治运动中的揭发材料里极力采取批判和划清阶级路线的态度,运用避重就轻或篡改史实的书写材料,希求摆脱以往干系而求自保。这种特定历史环境下的思维方式和文字材料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一批从事艺术史学研究的学者,刻意回避或遮蔽客观史实、歪曲历史真相的著述时有所见,并在以讹传讹的恶性循环中不断演变、戏说着,针对这一浮泛的文化现象,应当引起从事学术研究者们的重视。而在后者,当张氏1968年6月12日逝世后,台湾当局颁赠褒扬令,出版《中国文艺斗士——张道藩先生哀思录》、《文坛先进张道藩》(赵友培执笔)、《文艺斗士张道藩传》(程榕宁)、《张道藩先生文集》(台湾九歌出版社有限公司)和蒋碧微撰写、整理发行《蒋碧微回忆录·我与道藩》、《张道藩书画集》、《张道藩戏剧集》,以及1991年台湾近代学人风范研讨会第八次会议专题研讨张道藩思想等等,可从另一角度使读者们更多地了解这位备受争议的民国人物。学术研究的深入,有待于海峡两岸研究者们的积极沟通,成果共享。重要的还是要抱着以史实为依据的基本治学态度,客观公正地评价历史人物的得失。再回过头来讲北平分会的进展情况。翌年的8月2日上午九时,该会第二届年会在灯市口建国东堂举行,市长何思源、主委吴铸人、干事李云亭等及会员148人出席。会议由张伯驹主席,报告该会筹备经过并通过会章后,讲明根据总会理事长张道藩来平时面谕“以后各地分会均改称各地美术会,不用中央分会名义”指示,更名为北平市美术会。即开始选举理监事,公举张伯驹为理事长;张伯驹、李辰冬、陆鸿年、吴幻荪、李智超为常务理事;张伯驹、李辰冬、陆鸿年、吴幻荪、李智超、寿石工、秦仲文、赵梦朱、溥心畬、惠均、张其翼、王青芳、陈缘督、田世光、李旭英、于非厂、王静远、溥雪斋、晏少翔、吴镜汀、陆和九、邓叔存、王雪涛、黄均、齐白石等二十五人为理事;门荣华、潘素、曾一橹、季观之、孙诵昭、金禹民、王慕樵、李志鹤、启元白、陶一清、陈万里等十一人为监事③;曾一橹、门荣华、潘素为常务监事,赵梦朱为秘书。
以下是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中该会全体会员名录,共计199人。据当时报道中称会员人数已达三百余人,我们还是应以一手材料为准。无论如何,该会为北平市最大之美术团体,囊括了当时重要的社团如中国画学研究会、湖社④、四友画社、雪庐画社等及美术院校如辅仁大学美术系、京华美术学院等教员和社会上知名画家,成为研究近现代北京(平)美术发展史和画家个案研究中重要的文献资料。
张伯驹、丁云樵、陆鸿年、李辰冬、寿鑈、晏少翔、秦仲文、李智超、溥伒、溥心畬、齐白石、王青芳、赵梦朱、田世光、王雪涛、詹树义、吴幼荪、吴镜汀、陈缘督、王静远、张其翼、黄均、陆和九、季观之、吴光宇、李旭英、马伯逸、于非厂、唐怡、朱友麟、孙诵昭、王慕樵、宋君方、陈万宜、曾一橹、卜孝怀、惠均、王蓝、陈隽甫、李衡伯、唐嗣尧、赵洪怡、门荣华、吴咏香、周鸿钰、赵霖、张剑锷、徐振鹏、郑宗釜、张兰龄、徐沛贞、李国玺、孙闻青、张印泉、刘光华、李鸿林、张卓人、高立芳、宋泊、刘式敏、刘实之、杨鹤汀、金禹民、温庭宽、童既明、孙家瑞、曹尔箴、许智芳、钱立、刘君衡、张正雍、周霜菴、刘克让、萧克中、张庭、赵纹、赵师惠、赵师庄、赵紟、郝文华、吴熙曾、罗星潭、白立人、俞致贞、王慧兰、潘素、王家骏、周思棣、于纪梦、李戏鱼、雷健侬、王化厂、宋汉升、霍右村、佟俏云、李珉、王仁山、陈临齐、杨妙湖、常斌乡、殷惠君、李达之、张万理、张子成、徐燕孙、朱绍榖、王世襄、郭麟阁、魏资重、陈半丁、史怡公、王心竟、李鸣远、张庆楼、于纪梦、董义方、曹承沛、谢谈宾、钟鸿毅、白秀生、王西成、陈岐、刘葆筠、沈泰、周时青、王肃远、李志鹤、马福祥、李树人、曹昭龢、佟若兰、徐宣明、程枕霞、盛伯洲、邵晓琴、王忠一、李一萍、杨士林、白云生、吴兰第、刘仁燕、唐鸿、续永康、梁树年、朱子纯、陶一清、高仪、刘恩涵、张元珍、杨淑贞、俞致赓、刘瑞清、梅相鸾、安云卿、王仲华、王淑华、李桂生、王如珍、宁丽南、蒋北海、王慎生、溥松窗、郭效儒、邓锐仓、黄华、杨秀贞、张尚文、幺其琴、佟育智、黄侬忠、丁绍毓、樊尔华、李白珩、黄潇、黄瑞龙、周汝谦、马起瓯、刘枕清、邱大阜、陈广林、刘芳宣、靮克琴、吴瑞琳、孙念坤、杨文富、甄秉恕、许秀清、郭尔纯、王棣华、周锦惠、尹达信、傅俊英、高朝德、张树德、聂桒、王喦、吴志良、王羽仪、郑[邓]以蛰
新任理事长张伯驹(1898—1982),字家骐,号丛碧,别号游春主人等,河南项城人,著名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抗战胜利后,曾任国民党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议、河北省政府顾问、华北文法学院国文系教授、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北平市美术会理事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吉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副馆长,中央文史馆馆员等职。曾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迫害和诬陷,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名字被遮蔽,近年来,有关这位传奇人物的那些流年碎影的往事被逐渐开掘出来:一生醉心于古代文物,致力于收藏字画名迹,见诸其著作《丛碧书画录》者便有118件之多,其中晋陆机《平复帖》是中国传世书法作品中年代最早的一件名人手迹,隋展子虔《游春图卷》则是传世最早的卷轴画,也是最早的独立山水画,合为双璧。此外还有唐杜牧《张好好诗卷》,宋黄庭坚《诸上座帖》、赵佶《雪江归棹图卷》,元钱选《山居图卷》等等,都是在艺术史上占有独特地位的重要文物。“予生逢离乱,恨少读书,三十以后嗜书画成癖,见名迹巨制虽节用举债犹事收蓄,人或有訾笑焉,不悔。”张伯驹在《丛碧书画录序》中自述,而不悔者尚有将毕生收藏无偿捐献给国家,他的博雅通脱,坦荡超逸,令人敬佩无已。
“国画论争”期间,张伯驹曾在1947年10月22日《华北日报》(第五版)发表《我对于文化艺术创造之意见》一文,以应对徐悲鸿言论。这种论争对手的意见,鲜见于日后的研究文章中,兹为还原历史真相,明瞭彼此之对艺术见解起见,不妨抄录如下:
张伯驹
凡一个民族建国,文化艺术为其精神之表现,吾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之表现,为雍容和平,有一种不可思议之丰度精神,自五胡金元清侵略中国,不能动摇吾民族国本而反同化之,可见吾民族文化精神之伟大,吾国文化艺术每随时代递嬗创造,而其一贯之精神,则连系不断,例如文章自古文而骈体文,即白话文;诗歌自乐府而近体诗,而词,而曲,而昆曲;绘画自图案画而宗教画,而人物,而山水,而花卉,无一个时代不在创造,而其章法、神韵、声调、色彩,凡属艺术上之美点,无一个时代因创造而丧失,但创造非人人可能言,必须多闻,多见,多学,工夫能力经验俱备,始可言创造,否则其创造之结果,必至非驴非马。古人云:作画必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尤其是先读万卷书,后行万里路,所谓先学后行而后创造也。摹仿为创造之本,创造为摹仿之果,吾人为达到彼岸,不能不借古人法则以为桥梁,若谓学为泥古,生而可创造,则书不必读,教师亦不必要。吾最近感于艺专校长徐悲鸿氏发言,谓该校一年级学生之画即比董其昌王石谷为好之一语,最易启学生对艺术轻易之心。试问一年级学生,是否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其作品能较董王为优?吾人认为系徐氏一时激忿,错乱之言,希望学生不可认为正当,而摇动刻苦用功之意志,且古人之作,亦各有长短,如恽南田初画山水,见王石谷之山水,自叹弗如,改画花卉。古人谦抑之怀,吾人深所敬佩,学者宜虚己以从师,尤其是负教育责任者,更应集思广益,勿掩人之长,勿护己之短,总以造成人才为原则,假使王石谷为艺专校长,而不用恽南田之花卉,恽南田为校长,而不用王石谷之山水,盖为自私之偏见,超越教育原则。又徐氏云“重古人灵魂则可,不应重古人残骸”,试问古人已死,向何处觅其灵魂?然则古人之灵魂,即寄托其所留残骸之上,吾人不禁更多感慨,自庚子拳乱之后,我们祖宗残骸,源源出国,从伦敦到加拿大的托伦托,从瑞典史笃克火尔姆到美国波士顿,从柏林到荷兰莱登,许多的远东博物院,或某个博物院远东部,都很快成立,日本人更是很早从我们得到了不少唐宋元明的名画。日本投降后,伪满溥仪携出故宫书画一千一百余件,全部散失于东北,假使在去年五月,教育部拨给故宫博物院十亿法币,可以大部还珠,惜教部忽略其职责之工作,致令古董商人,纷纷收购,去沪出售,偷运出口,换回外汇。所以我们不重古人残骸,有重我们古人残骸者在,将来我们为研究历史美术,必须到欧美看我们古人残骸,是否为可悲可惨之事?所以古人残骸,是不是应当注重保护问题;文化艺术之创造,是不是应先循古人法则,以为桥梁,并保存一贯之精神问题,均需要多征学者集合讨论。建议教育部,规定文化艺术发展之方针与途径,则学术之争自熄,而政治之争,亦可连带减少。至吾人与徐氏个人之争执,乃系支援弱小会员及尊重古人,为一时感情冲动,仍希望徐氏善自谦抑,勿意气用事为幸。笔者曾试图查阅有关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北平市美术会举办活动的报道,结果不能尽如人意,一则从总体而言,抗战胜利后政府忙于对后方及沦陷区接收,媒体对政治、军事、经济、教育报道为主导,对文化内容的报道显得较为滞后和简略,更何况对美术活动报道即使有之,也是附夹在“社会新闻”或“教育”栏目内,零散而简短;二则从“接收”与被接收的位置高低、新艺术与旧传统在意识形态领域内产生碰撞冲突时,宣传媒体的介入和导向随着即时环境和社会发展进程而转移,鉴于主持这些艺术专栏的编者,多是来自国统区,有着绝对话语权的优势,媒体的主流导向也就显而易见了。这是历史发展、社会进步的必然现象。三则从现有图书、档案馆收藏整理和对外提供阅读文献的整体现状来看,有着条件上的种种限制,在保存与利用的科学管理上尚未尽如人意。所以,有关该会的报道,也只能偶尔从《平明日报》、《经世日报》这类不著名望的小型报纸中透露出一二:
1947年3月25日,美术节。北平市美术会在中山公园董事会举行古代书画展览一日。收藏家张伯驹、徐悲鸿、邓以蛰、李智超等多人均有精秘藏本参加。
1947年6月1-5日,北平市美术会第三次美展假中山公园音乐厅举行,展览作品如国画、水彩画、油画、图案画、商业广告画、陶瓷、治印、木刻、塑像、蜡染、摄影等十余项,计三百余件,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国画中有溥心畬之牡丹山水,李智超山水,白石老人近作花卉,张其翼之花鸟,王青芳画鱼、钟质夫白熊,黄均之《太液之春》;刻磁中有温博泉大小印尼盒,及溥心畬、于非厂、张善子刻磁插瓶等。
1948年6月15-22日,中国画学研究会在中山公园董事会举行第二十六次展览,周肇祥主持,于非厂、汪慎生、徐石雪等有精品展出,张大千亦有作品参展。
据媒体报道,这是即6月1日起在中山公园中山堂由北平艺专、北平美术作家协会和中国美术学院等三团体联合美展之后,“和这三个团体在艺术见解上相对立的中国画学研究会”的大型展览,意在两方面都要“拿出货色”来较量。这倒是印证了当“国画论争”伊始,北平市美术会理事长张伯驹及会员艺专兼任教授李智超、秦仲文、陈缘督等,假中山公园董事会联合招待记者,对艺专校长徐悲鸿新国画之建立步骤有所驳斥时,张伯驹称:“徐氏与李智超等三人发生误会时,拟进行调停,为徐氏拒绝,至为遗憾。过去北平已有美术会,而徐自己另成立美术协会,如此分野,徐应负责,至徐标榜写实,其所画者实如照相机,更无修养。张氏最后称:收集董其昌、王石之画与徐较量,选择美术会同人一人与徐当场作画较量,即知优劣如何”的一段史实⑤,中国画学研究会实为北平市美术会之中坚,于此可知。
引发北平市美术会强烈不满、认为分野抗衡的另立之“美术协会”,它的组建动机、成立始末、人员构成和重要活动究竟如何?容另文再叙。
王扆昌编《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中国美术年鉴》(上海文化运动委员会出版,1948年)中未录北平市美术会、北平美术作家协会条目。
许志浩著《中国美术社团漫录》(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94年)仅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简要介绍:综合 一九四六年十月成立于北京,由北京部分进步美术家共同发起组织。徐悲鸿任名誉会长,吴作人任理事长。该会成立目的是为了与张道藩控制的“北平美术会”相抗衡。成立之际曾举办大型“济贫义卖展览会”。
李福顺主编《北京美术史》(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2008年),在《新旧国画论战》一节中对“北平市美术会”有所涉及,但人物及团体名称、史实上多有失误处,如徐悲鸿重返北平“新任的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及中华美术协会的主席。……解聘了坚持传统的国画教师蒲松斋、蒲松窗、吴镜汀、秦仲文、胡佩衡、寿石工等。……1947年10月初,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组的寿石工、秦仲文、李智超三位教授罢教。……10月3日,北平美术协会支援罢教教授,并散发反对徐悲鸿摧残国画的传单。三教授罢教事件得到了北平市美术协会的支持,……谴责徐悲鸿另组‘北平美术工作协会’……”(见该书P1109-1111);而“北平美术作家协会”介绍则全文照录许著。
北京画院编《20世纪北京绘画史》(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2007年)中辟有李树声先生执笔《三位教授罢教事件与中国画发展的论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专文介绍,但对两会成立宗旨、成立时间及会员情况、活动内容等未加展开。
③据北京档案馆《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和北平艺术馆请求备案更改名称的呈文及社会局的批、公函(附会章、简章)》,档案编号J002-002-00197整理。查1947年8月15日《华北日报》(第四版)《市美术会通电拥护动员令》报道中所附该会理监事名单与此有所出入。
④吕鹏著《湖社研究》(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所附表一《中国画学研究会大事年表》中对该会举行成绩展览略有空缺,据笔者所知,还有1942年8月16-23日第十九次、1943年7月4-11日第二十次及1948年6月15-22日第二十六次,均在中央公园(稷园)举办。第十七、第二十一至二十四次时间待考。又表二《湖社画会大事年表》1946年条中记载因金潜庵病逝,“无人继续主持工作,一些老会员转入其他城市。”据1948年3月26日北平《经世日报》报道25日庆祝美术节活动:“教育局及社会局在中央公园来今雨轩招待各美术团体举行联合庆祝会,出席的团体有中国画学研究会、湖社画会、辅大美术系、木刻协会、摄影协会、京华美术学院、女子西洋画学校、四友画社、雪庐画社。李辰冬司仪,张伯驹主席,教育局代表郭瑞恩、京华美术学院院长邱石冥等发言”内容来看,湖社活动还是继续着。
⑤参见1947年10月19日北平《经世日报》。